小米白鹏:只做服务,不做“广告”

2019-05-13 19:20字体:
分享到:

  搜狐2018年收入18.8亿美元,新浪2018年净营收21.1亿美元,小米2018年来自互联网部分的收入为159.56亿元人民币,占总收入的9.11%。可以看出,来自互联网部分的收入在小米的大盘子里还不到10%,但已经可以堪比一家搜狐或是一家新浪这样的老牌互联网公司。

  还有一组数据:小米2015年互联网收入为32亿元,2016年为65亿元,2017年为98.96亿元,2018年达到159.56亿元。从这里可以看到小米的互联网收处于快速增长通道中。

  2011年时,雷军说互联网手机,大家都不懂。2018年,雷军说硬件的净利润永远不超过5%,很多人不相信。其实,从创办小米第一天起,雷军确实想的就不是靠硬件赚钱,硬件只是流量的入口,这也是雷军一直咬死说“小米是互联网公司”的原因。

  从硬件做流量,再将硬件流量变现,小米选择的这条路径有些绕弯。但要知道,2010年小米创业的时候,前面有BAT三巨头,如果是直接正面拼杀很难有机会活下来。其实这么多年以来,在BAT之下,能跑出来的小巨头也只有今日头条、美团、滴滴等为数不多的几家。

  而且,有格局的创业者往往要看十年之后是什么。小米创业时,是移动互联网开启的年代。但雷军已经在思考,移动互联网之后是什么?所以在小米手机立稳脚跟之后,小米从2014年就开始了AIoT的布局。今天,AIoT已经成为不争的下一个趋势。而此时的小米,已经绕过BAT,在AIoT战场上等着他们了。

  从硬件做流量变现,到今天要面对AI+IoT超级互联网的新玩法,小米这条路并不容易,一直在开荒。白鹏,小米互联网商业部总经理,就是开荒者之一。

  1

  白鹏参与开荒

  2014年8月,准备入职小米电视部门的白鹏,被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挑战:“你为什么开出这么高的薪水?”

  白鹏说:“要不然咱们对赌。5个月,我把小米视频的DAU从100万做到1000万。如果做不到,我走人。”

小米白鹏:只做服务,不做“广告”

 
  王川接受了白鹏,而不是接受了对赌。因为白鹏提出的对赌,让王川看出这个人的特质:使命必达——这也正是小米选人的标准。

  从一个对赌开始,从小米视频开始,白鹏也成为小米互联网收入的开荒者之一。当时,小米互联网收入刚刚起步,包括小米的MIUI操作系统以及手机上其它小米自带的APP,都是流量入口。2014年小米手机硬件还处于高速发展期,当年完成手机销量超过6000万台,整体存量市场应该在1亿台左右。

  但挑战是,买小米硬件的用户,未必会用小米的APP。比如小米视频,当时还是一个工具型软件,用户没有粘性,当时的DAU只有100万。白鹏之所以敢赌,是因为MIUI当时已汇集了1亿用户。他在看来,“MIUI有1亿的用户,小米视频只有100万DAU绝对不正常。”他认为正常情况下MIUI的DAU到APP应用的转化率应该是30%。

  在他上任之后,小米视频从一个工具软件变成一个视频内容聚合平台,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视频APP都聚合了进来,内容一下子就丰富起来。

  其实,作为一个用户很清楚,我们追不同的剧要到不同的APP上,还要买多个APP的会员,使用起来很麻烦,而且也不经济。通过聚合平台,我们想看什么内容,不用考虑后台是爱奇艺的版权,还是腾讯视频的版权,或是优酷的版权,在一个APP里全部搞定。

  很快,白鹏承诺的1000万DAU实现了,并且后来一直处于高速增长当中。

小米视频的成功,是他的一个战绩。近两年,小米视频已经在艾瑞聚合视频类别中排名第一。

 
  小米视频的成功,是他的一个战绩。近两年,小米视频已经在艾瑞聚合视频类别中排名第一。

  聚合,本质上是互为增量,互相放大价值。据白鹏透露,现在小米视频平均每天给爱奇艺带来数千万播放量,小米电视还能带来近亿播放量。可以想象,仅爱奇艺每天就能从小米获得过亿的播放量。这些播放量,对于爱奇艺而言就是增量,可以卖出更多的广告。而于小米而言,可以从爱奇艺得到更多的广告分成,同时扩容小米自身商业化的盘子。

  聚合,也是雷军常说的那句 “要把朋友弄得多多的”的最佳实践。

  进入小米之前,白鹏在迅雷5年,做的就是流量变现和运营的事。进入小米之后,白鹏先后做小米电视OTT、小米视频、小米画报、小米直播、小游戏等15个产品线,把流量变现的经验复制到了小米的各个“点位”上。之前,白鹏判断“MIUI的DAU到APP应用的转化率应该是30%“,这个逻辑一路被验证。他可以算得上小米互联收入的开荒者之一。

  客观讲,小米互联网收入过去几年看上去增长比例还比较高,但这也只是流量变现的初级阶段。

下一篇:没有了